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Login
全文檢索  
更多捐款方式
信用卡線上捐款
加入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粉絲團
行動--支持「動物福利雞蛋」
尋找幸福的翅膀
台灣「奇蹟」-從生命到垃圾
採取行動
線上連署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
捐款徵信
 
 
首頁 > 議題行動 >  農場動物 > 農場動物權利與福利
 
直視牠們的痛苦 ! 以避免製造更多苦難……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回應防檢局聲明
2015/01/26 推文至Facebook 推文至Plurk 推文至Twitter

直視牠們的痛苦 ! 以避免製造更多苦難……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回應防檢局聲明

 
本會於上週二(20日)召開「新舊型H5N2、H5N3、H5N8禽流感病毒,以及屠宰場雞隻檢出H9N2陽性抗體從何而來?請政府拿出科學證據,勿動輒歸罪候鳥,造成防疫漏洞」記者會,邀請台大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與預防醫學研究所金傳春教授出席,說明她與香港大學管軼教授團隊共同研究的報告。該報告指出:2012~2013年研究團隊從台灣北部一家屠宰場採集雞鴨糞便、血液,分別進行病毒與血清監測,發現16株雞的H5N2病毒的表面基因來自2003年的H5N2病毒,可溯源自墨西哥H5N2疫苗株;雞血則有八成檢出H9N2抗體陽性,有些甚達高力價(1280),但台灣過去從未監測到H9N2病毒,政府有必要向社會大眾說明清楚。
 
農委會防檢局次(21)日除表示將持續釐清業者是否非法使用疫苗外,並強調曾依金傳春教授相同病毒株及實驗方法,採樣檢測,未發現異常抗體。且差異結果將發表期刊論文,形同挑戰金教授研究發現。
 
科學研究本應接受驗證,本會樂見政府公布其監測差異結果。但由於前後兩個研究採樣對象皆為活禽集散市場,其家禽來自多處農場,且採樣時點不同,來源農場有異,防檢局研究所謂差異結果,恐難否定金教授團隊的研究發現。何況在金教授的研究發表後,防檢局於2014年所進行的研究中,也分離到現今所謂舊的本土H5N2禽流感病毒(請見新聞稿 )。且亦於雞血清中發現低陽性率的H9N2禽流感抗體(請見新聞稿 )。由於H9N2此一陸禽流感病毒從未在台灣被分離出來,此病毒究竟從何而來?為何雞身上會對台灣本土所沒有的H9N2禽流感病毒產生抗體?防檢局與畜衛所有責任儘早釐清釋疑。
 
此外,防檢局亦於同日罕見發表以「學界研究應符合生物安全且不具危害大眾風險」為題之聲明。指控金教授私自操作病毒,且於101至102年間「私自運送含有病毒之檢體至香港」、「違反台灣感染性生物樣材之管理」、「使相關人員暴露於風險之中」,以致「國際質疑我國對病毒運輸管理之嚴謹度,嚴重傷害我國形象」,因而「農委會拒絕再與金教授合作,並調查確認違反動物傳染病防治條例第36條規定,將其處以2萬元罰鍰」云云。由於事涉生物安全管理爭議,本會認為防檢局有必要提出具體事證,否則無異為了能夠持續將疫情歸罪無法發聲的候鳥,不惜重手消滅異音,甚至藉口生物安全打壓學術自由,傷害我國際形象更甚!
 
又農委會防檢局於(22)日表示,初步完成鴨鵝禽流感H5N2及H5N8八段基因序列之比對,指出H5及N8與韓國2014年鴨H5N8病毒最相近,N2則與中國吉林向海野鳥H5N2病毒最相近,其他6段基因,則各與中國、日本與韓國等地所分離之病毒株最接近,因此再度強調「新型禽流感係新入侵病毒株」、「並非台灣流感病毒株演化產生」。
 
防檢局於(24)日回應學者及民間團體要求,公布了新型H5N2、H5N8病毒的氨基酸序列及基因比對結果。本會認為,防檢局僅公布病毒胺基酸序列,未公布核酸序列,其資訊不夠全面,僅可知目前病毒尚侷限在禽類間互相傳染(衛福部疾管署根據PB2、HA、NA等基因序列分析,結論其感染人類之風險遠比H7N9低,且目前以克流感治療仍屬有效)、與哪些國家的哪些病毒較為接近,但無法完整解釋病毒演化的來龍去脈(畫出演化樹證明來源)。本會再次呼籲,家衛所應將歷年歷次各種禽流感病毒(包括候鳥身上檢測到的病毒)之氨基酸與核酸序列,公佈到國際生物科技資訊中心(NCBI)的公開資料庫,以利各界研究病毒資訊。
 
禽流感疫情爆發大量家禽染病死亡或遭撲殺,至104年1月25日已撲殺368場,共計撲殺近120萬隻。
 
 
儘管目前病毒侷限於禽類,但病毒已由鵝、鴨等水禽過度到雞和火雞等陸禽,其他陸禽(如:鵪鶉)等禽流感易感受宿主,也應主動調查。建議農委會要求地方各種動物的養殖場主動提供樣本,交由有能力檢驗之學術單位進行樣本檢測,確定其他禽類安全無虞以防止禽流感未爆彈。如此也能減少家畜衛生試驗所的檢驗負擔。
 
鑑往知來,本會再次呼籲政府:
 
(一)徹底檢討農場與候鳥病毒、血清監測網絡及機制。以利建立完整背景訊息,並進一步釐清本次疫情各種新型病毒如何、以及何時演化或感染台灣禽場的問題。
 
(二)建立經濟動物症候群監測網絡及機制。經濟動物如同人類,生病或多或少會有症狀。如:產蛋率下降與死亡率增加等。但畢竟物種多、數量龐大,其生命歷程之監管,遠比人類的生老病死機制複雜,如何建立有效的症候群網絡與機制,必須集思廣益。
 
(三)基於人類動物與非人類動物的「共病性」,以及「健康一體」,特別是新興動物疾病的研究,應開放讓各人醫及獸醫學術單位參與。藉由長期研究、經驗分享,培養緊急因應疫情之能力於人力。
 
相關資料: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