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Login
全文檢索  
更多捐款方式
信用卡線上捐款
加入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粉絲團
行動--支持「動物福利雞蛋」
尋找幸福的翅膀
台灣「奇蹟」-從生命到垃圾
採取行動
線上連署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
捐款徵信
你是時尚達人嗎?
2005動物影展-ㄊㄚ快樂所以ㄋㄧ快樂
 
 
首頁 > 議題行動 >  動物園與表演動物 > 動物園、表演動物權利與福利
 
交流旅遊 不要交流殘酷 兩岸三地暨英美保育組織呼籲 觀光旅遊不看動物表演
2015/12/01 推文至Facebook 推文至Plurk 推文至Twitter

交流旅遊  不要交流殘酷
兩岸三地暨英美保育組織呼籲
觀光旅遊不看動物表演


影片】中國大陸圈養海洋哺乳類動物場館調查觀看點1觀看點2觀看點3

影片】遠雄、野柳海洋世界奴役血汗動物勞工調查觀看點1

英文版  English version

    兩岸交流與旅遊日益頻繁,影響所及包括無數動物的生存與福利!為提升兩岸三地民眾動物保護意識,包括台灣、香港、中國大陸、英國及美國的動物保護組織,1日共同在台召開記者會,公佈大陸「圈養海洋哺乳動物表演場館調查報告」,及「兩岸觀光旅遊涉及鯨豚表演行程調查」;呼籲兩岸民眾:不要把人類的娛樂建築在動物的痛苦上!交流旅遊切勿交流殘酷,拒絕觀看鯨豚展示與表演,並呼籲業者:不要安排並推銷動物表演的旅遊行程。

僅自2010年以來,就有超過250頭野捕鯨豚被送到大陸的海洋公園。以數量次多的白鯨而言,114隻幾乎全來自俄羅斯鄂霍次克海的野外捕捉,更加重了俄羅斯海域白鯨族群近年下降的趨勢。
。圖片提供: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說:全球保育意識不斷提升,無數公眾對鯨豚圈養與表演的反省與質疑日增,有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制定禁止或限制圈養鯨豚的管理條例(見【附錄】)。但令人遺憾的是,在東亞及東南亞,鯨豚展示與表演卻方興未艾。以台灣來說,目前圈養並展演海洋哺乳動物的機構共有四處,包括:野柳海洋世界、遠雄海洋公園、屏東海生館、頑皮世界動物園;圈養物種包括白鯨、海豚、海獅、海豹、海牛等共49隻,自1980年野柳海洋世界從澎湖海域購買野生海豚,訓練其馬戲表演開始,30年來三家展演機構至少犧牲了數百隻海洋哺乳動物,而這些動物幾乎都來自野外捕捉!

圖一  : 中國大陸運營和興建中的鯨豚圈養場館(海洋公園)與鯨豚圈養數量分佈圖

香港台灣鯨豚場館現有海哺動物數。

    而海洋公園產業近年在中國大陸更是蓬勃發展!根據由台灣、香港、中國大陸、英國及美國保育組織所組成的「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人員調查,大陸海洋公園無論是場館數量或圈養野捕鯨豚數量都一路攀升。近五年來,表演產業平均每年從野外獵捕、進口50隻以上的鯨豚。僅自2010年以來,就有超過250頭野捕鯨豚被送到大陸的海洋公園。以數量次多的白鯨而言,114隻幾乎全來自俄羅斯鄂霍次克海的野外捕捉,更加重了俄羅斯海域白鯨族群近年下降的趨勢。至於惡名昭彰的日本太地町,其捕捉供表演的野生鯨豚,則是半數以上銷往中國大陸。大陸海洋公園的興盛可說是助長野外鯨豚獵捕、危及野生族群與虐待動物的幫兇!

大連老虎灘海洋公園的白鯨在表演中被要求與遊客近距離互動。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西安曲江極地海洋世界的海豚表演用吻部轉呼啦圈。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杭州極地海洋公園的海豚在表演中,聽訓練師指令衝上台岸展示身體。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珠海長隆海洋公園的白鯨做出訓練師要求的特定的動作--上岸擱淺。圖片提供: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目前中國大陸沒有任何相關動物福利法規,可以規範鯨豚的圈養展示,此外官方也沒有可供檢視並監督的公開資訊,外界無從得知過去或現在圈養鯨豚的數量、人工繁殖、野外捕捉或是死亡的數量與比例。從CCA的調查掌握可以得知,位於廣州珠海的長隆集團近來購買了7頭虎鯨,目前圈養在珠海,可是在CITES官網的貿易資料庫裡,卻只有進口2頭虎鯨的記錄。數據的落差顯示該集團可能違反了中國大陸和CITES的相關法令。與會者呼籲中國政府應調查此事!

中國綠發會濒危物種基金秘書長胡春梅指出:海洋公園產業在中國大陸擴張迅速,共有17個省份和4個直轄市建有海洋公園,目前有39家營運中,14家正在興建(圖一),與世界其他國家圈養鯨豚表演消減的趨勢正好相反。根據調查估計:39家海洋公園共圈養了11種共491頭鯨豚,其中最常被圈養的是瓶鼻海豚(Tursiops spp)和白鯨(Delphinapterus leucas)(圖二)。39家海洋公園中,36家有鯨豚表演,且超過半數的場館還提供遊客付費親密接觸鯨豚的機會,在這些活動裡,遊客們幾乎獲取不到任何正確的教育資訊,和海洋公園聲稱的教育作用完全相反。

 圖二: 中國大陸省級行政區/直轄市營運和興建中的鯨豚圈養與表演(海洋公園)數量

    CCA調查人員從2014年11月到2015年5月實地前往其中14家場館調查,並全程記錄所有鯨豚表演。發現14家場館中,沒有任何一家提供給鯨豚可以躲蔽、隱匿的設施,鯨豚無法躲開遊人的目光,也無法避開彼此。胡春梅說:調查過程看到鯨豚圈養的環境都無比窄小、枯燥與無趣,在極大的壓力下,導致牠們出現互相啃咬和撞擊、互相張嘴威脅等行為,甚至也對站在圈養池面前用手拍打壓克力玻璃的遊客張嘴示威。此外在表演的解說和場館的幻燈影片中,更看到傳達給觀眾錯誤或刻意誤導的訊息。包括聲稱:

  • 海豚“喜愛表演、喜歡取悅觀眾”,以及“很喜歡見到人類”。
  • 圈養白鯨在池中不斷轉圈完全是白鯨的自然行為。
  • 這些表演的鯨豚很高興能搬到海洋公園過圈養生活。
  • 海洋公園裡的圈養鯨豚和馴養員們將彼此當作家人。
珠海長隆海洋王國的海豚盯著池壁,一動不動。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白鯨圈養環境窄小、枯燥與無趣,在極大的壓力下,導致牠們出現互相啃咬和撞擊、互相張嘴威脅等行為,圖為白鯨對遊客張嘴威脅。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
杭州極地海洋公園的短肢領航鯨無法接觸自然光和戶外空氣,像木樁一樣浮在圈養池裡一動不動。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哈爾濱極地海洋館的一頭幼年白鯨在狹窄的圈養池裡連轉身都很困難,水裡還有綠色的異物。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在大連聖亞海洋世界的鯨豚表演,甚至將白鯨描述成一個人類王子的坐騎;海豚則是幫助王子打敗惡靈,解救公主的助手。在所有實地調查的觀察裡,沒有任何表演提到關於鯨豚的社會屬性、自然行為、自然棲地、自然飲食與野外的生態與分佈狀況,更沒有任何解說提到海洋環境的惡化與鯨豚所面臨的威脅,以及告訴觀眾可以具體做些什麼以保護鯨豚和海洋棲地。

西安曲江極地海洋世界的海豚表演直立身體倒退游泳,然而這並不是野外海豚的自然行為。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珠海長隆海洋王國的白鯨配合訓練師的指令跳出水面,這是白鯨在自然界罕見的行為。圖片提供: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美國動物福利協會(AWI)海洋哺乳動物專家Naomi Rose 博士表示:人工圈養環境不可能滿足鯨豚複雜的生理和行為需求。不僅是表演,對於鯨豚這類高智商動物而言,圈養本身就是非常不人道的虐待。在自然環境裡,鯨豚每天平均可游40至150公里;游速平均每小時5至30公里;下潛深度可達10至300公尺。但中國大陸海洋公園裡圈養池的平均水深為6公尺,寬15公尺,長20公尺。這種設施完全無法滿足被圈養鯨豚的複雜行為需求,牠們的自然行為被嚴重壓抑。

成都海昌極地海洋世界的一頭白鯨盯著圍欄外在表演的白鯨。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成都海昌極地海洋世界的海豚和白鯨被圈養在相鄰的狹小池子裡。而在野外,海豚一般生活在熱帶、亞熱帶海域,而白鯨在北緯高緯度海域。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野外鯨豚透過親緣建立複雜的社會網絡,某些鯨豚甚至終生保持家庭關係。根據資料分析,這些海洋公園裡的鯨豚都不是同一時間獵捕、進口而來,幾乎不可能來自同一個群體。鯨豚的社會連結相當緊密,從野生族群抓走其中成員,可導致整個族群崩散的嚴重後果。以覓食避險都需群體行動的虎鯨來說,等同面臨生存危機。而在圈養環境下,硬將沒有親緣關係的動物強行圈養在一起,可能會導致動物間的社交互動非常負面與消極。

珠海長隆海洋王國的一頭新生海豚和母親被單獨圈養在一個隔離池,而野生的新生海豚會在族群中長大。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蓬萊極地海洋世界的幼年白鯨被圈養在環境非常單調、無聊的圈養池裡。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所有海洋公園的展示池設施缺乏豐富性,幾乎沒有任何地形造景。許多圈養池甚至殘缺破舊,池水中還有懸浮物、動物糞便等。鯨豚在貧瘠的生活環境裡,因無聊及無法展現自然行為,只能不斷“啃咬”金屬圍欄或圈養池的水泥壁,導致他們的牙齒損壞。一旦牙齒破損,牙髓暴露在外,食物便會嵌塞在破損的空隙裡,如果無法處理,腐爛的牙髓可能導致口腔發炎,最終成為系統性的感染病灶,將造成嚴重的動物健康問題。

成都海昌極地海洋世界的四頭表演海豚被圈養在同一個狹小的池子裡。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成都海昌極地海洋世界的白鯨用頭部撞擊隔離欄。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杭州極地海洋公園的瑞氏海豚因為生了某種疾病反覆吐魚,被用網兜住動彈不得。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中國大陸有些海洋公園會提供給白鯨「玩具」,但不小心可能會吞下去。圖片提供:中國鯨類保護聯盟(CCA)

    而噪音「公」害更是圈養鯨豚與表演另一個揮之不去的夢魘。所有的表演幾乎都以高分貝的音樂為背景。大量的遊客也給圈養鯨豚帶來噪音威脅。對鯨豚這種極度依靠聽覺的動物來說,巨大的噪音帶來的問題尤其嚴重。在實地調查中,聯盟曾記錄到鯨豚表演的背景音樂高達110分貝,這幾乎等同電鋸工作時產生的噪音。水上和水下的巨大噪音帶給鯨豚嚴重壓力。除了遊人和表演帶來的噪音外,海洋公園的機械設施,如水泵和其他機器也會在水下製造大量噪音(Couquiaud, 2005)。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洪家耀博士說:香港海洋公園從1977年開園至今,前後共從各地野外購入100多隻瓶鼻海豚、虎鯨、偽虎鯨等。低管制的動物引進政策、動物死亡數字透明度低,且歷年來的人工繁殖,更造成不少年幼海豚夭折。種種做為都在鼓勵殘酷的圈養。在全球反對圈養鯨豚的聲音愈來愈大的同時,香港海洋公園無疑是負面的案例。且現今香港海洋公園的客源主要來自外地,其中中國大陸和台灣的遊客占大多數,所以提高兩岸三地的遊客對圈養海豚問題的認識和動物保護意識,是非常重要的事!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張卉君說:近幾年,中國大陸許多省份開始在台灣招攬旅遊,其中包括許多以各種動物表演為業的表演場館。以廣州珠海長隆集團「海洋王國」為例,其旅遊廣告已遍佈台北街頭、車站及公車站燈箱。而台灣動物展演產業也不遑多讓,十一月初包括野柳海洋世界、遠雄海洋公園、頑皮世界等13家臺灣主題樂園代表,前往北京與中國旅行社總社等產業界代表,簽署戰略合作協定,舉辦「愛上我臺灣好樂園」記者會,要共同打造臺灣觀光遊樂區市場,創造兩岸旅遊商機。根據黑潮與動社針對台灣旅遊業的調查,光是抽查品保認證前十大旅行業者的網頁資料,就可發現參觀鯨豚表演的旅遊品項多達263項。主要涵蓋台灣、中國大陸、香港、濟州、沖繩、帛琉、北海道等地。但若是前往亞洲以外地區,提及「海豚」的行程,則多屬生態旅遊的「賞鯨」活動。亞洲地區民眾對於動物保護的認知實有待提升!不論在台灣或前往香港或中國大陸旅遊,不去海洋館觀賞動物表演,就是重要的保育行動。

 


    中外保育團體齊聲呼籲,兩岸三地旅遊業與旅客「交流旅遊,不要交流殘酷!--觀光旅遊不看動物表演!」也呼籲兩岸三地官方儘早禁止海哺動物進出口及圈養繁殖,並禁止新建或擴建海洋公園,除非是以改善現有圈養鯨豚的健康和福利水準為目的。更期待兩岸三地官民合作,安排鯨豚退休、送到收容中心,甚至依照IUCN所訂綱要,經過嚴格評估之後,將圈養鯨豚野放。

【附錄】國際禁止鯨豚圈養與表演產業趨勢

    世界上大約有60個國家的動物園、水族館和海豚館或海洋公園都圈養了鯨目動物。絕大多數圈養鯨豚都被用作公眾展示和娛樂,剩下的則被用於科學研究、軍事目的,或擱淺後被救護(WDC, 2015)。

    由於不斷提高的保育意識,公眾對鯨豚圈養與表演的質疑日增,已有國家訂定禁止或限制圈養鯨豚的管理條例。克羅地亞、賽普勒斯、匈牙利、斯洛伐亞和瑞士等國便禁止海豚圈養,或以圈養為目的進口海豚。智力、哥斯大黎加分別在2005和2013年禁止圈養鯨豚。印度也立法禁止了海豚館的進一步發展,並且承認海豚是“非人類的人”。希臘在2012年禁止了動物表演;英國20世紀90年代將海豚館的行業標準提高後,沒有場館可以滿足這一標準,至今英國所有圈養鯨豚的場館都已關閉。

    2014年10月,美國舊金山市議會通過決議,宣稱圈養鯨豚應有自由生活的權利。加州馬里布市議會在2014年2月發佈了一項公告,宣稱所有離岸遊弋的鯨豚都有自由生活的權利。南卡羅來納州在1992年就禁止向公眾展示圈養鯨豚,夏威夷州的毛伊郡也已經禁止展示圈養鯨豚。
   
    台灣在 102年 1 月 8 日立法院通過「野生動物保育法第 24 條」修正案,規定所有海洋哺乳類野生動物活體及產製品之輸入、輸出、買賣、陳列、展示等,均須經中央主管機關之同意,始得為之。另就其輸出、輸入限制,以產地國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內住民因生存所需獵捕者為限,且須提出證明文件。禁止了以展示表演為由禁止海洋哺乳動物輸出、入。
 
【報告】中國大陸「圈養海洋哺乳動物表演場館調查報告(檔案較大,請下載後閱讀)

【延伸閱讀】

[ 2006/01/18 ] 讓白鯨回海洋與家人團聚-打電話、寫信給農委會及海生館 讓白鯨回家去

[ 2014/09/02 ] 海洋—回不去的故鄉!誰令牠們親離子散?請拒絕觀賞海洋哺乳動物展演!

[ 2014/10/02 ] 莫讓海生館持續成為海洋動物墳場 要求全面體檢海生館圈養環境與動物照護

[ 2015/04/01 ] 你的樂園?牠的地獄! 揭發遠雄、野柳海洋世界奴役血汗動物勞工 要求立法禁止野生動物表演!

[ 2015/05/29 ] 各級學校注意! 觀看動物表演,無助師生了解生命教育意義! 本會與黑潮 推動立法禁止海洋哺乳類動物表演 行動後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