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Login
全文檢索  
更多捐款方式
信用卡線上捐款
加入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粉絲團
行動--支持「動物福利雞蛋」
尋找幸福的翅膀
台灣「奇蹟」-從生命到垃圾
採取行動
線上連署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
捐款徵信
你是時尚達人嗎?
2005動物影展-ㄊㄚ快樂所以ㄋㄧ快樂
 
 
首頁 > 議題行動 >  實驗動物 > 實驗動物權利與福利
 
科學駁斥農委會即將啟動之「鼬獾狂犬病毒」活體動物試驗 不具防疫與科學的必要性!
2014/05/22 推文至Facebook 推文至Plurk 推文至Twitter

不必要的痛苦與犧牲

科學駁斥農委會即將啟動之「鼬獾狂犬病毒」活體動物試驗 不具防疫與科學的必要性!

◎影片:2014.5.23立法院公聽會  EAST、PCRM科學駁斥農委會「鼬獾狂犬病病毒試驗」不具防疫與必要性觀看點1觀看點2 )

◎報告:鼬獾狂犬病病毒活體動物試驗計劃真相研究報告內文附錄

去(2013)年7月16日鼬獾狂犬病案例確診,台灣「正式」爆發疫情。8月農委會表示,鼬獾狂犬病毒的米格魯動物試驗「即使被罵翻,也要硬著頭皮做」,因為病毒很特殊!該試驗計畫犧牲190隻小鼠、36隻鼬獾、14隻米格魯,分別進行不同的攻毒試驗。家衛所近日向媒體表示:該實驗即將展開!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EAST)與美國責任醫師協會(PCRM)、立法委員蕭美琴今(22)日召開記者會,公布兩會歷經半年完成的《鼬獾狂犬病病毒活體動物試驗計畫真相》研究報告,針對農委會提供給立委的計畫書,逐一以科學證據駁斥此活體動物試驗不具防疫與科學的必要性!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EAST)與美國責任醫師協會(PCRM)、立法委員蕭美琴22日召開記者會,公布《鼬獾狂犬病病毒活體動物試驗計畫真相》研究報告,駁斥農委會的實驗不具必要性。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表示:任何動物,一旦淪為「科學」應用成為實驗動物,便猶如進入死牢,被迫承受各種「合法」的殘酷凌虐。所謂「人道科學」(humane science)因而強調,動物實驗及其設計,應避免任何不必要的實驗,儘量以各種「非活體實驗」之替代方法為之。農委會身為動保主管機關,卻未能遵守動保法第15條:動物實驗「應儘量避免使用活體動物」之基本原則!且在檢視家衛所實驗計劃書並比對農委會對外新聞稿、公開說詞及防疫紀錄後,發現農委會的實驗計畫說詞反覆、顛倒、資訊不清,且一邊堅持做活體動物實驗,一邊卻讓防疫與田野監測出現大漏洞!兩會歸納農委會宣稱的實驗四大目的如下:

一、「驗證現行犬貓用疫苗效力與保護力」、

二、「瞭解犬隻感染病毒後生理機轉」、

三、「開發犬貓用疫苗」、

四、「驗證現行野生動物口服疫苗效力與保護力、瞭解鼬獾感染病毒後生理機轉、開發鼬獾用口服疫苗」。

兩會逐一以科學證據駁斥,質疑農委會的活體動物試驗是否真能強化防疫防線?或只是白白犧牲200多隻動物?

一、讓科學證據說話!駁斥農委會宣稱--台灣與中國鼬獾狂犬病毒胺基酸序列有10%的差異,台灣病毒「很特殊」?現有疫苗可能無效?

農委會官員一再扭曲詮釋:「台灣跟中國的鼬獾狂犬病病毒株有10%的差異」、台灣鼬獾狂犬病毒「非常特殊」,暗示犬貓感染的機轉可能不同,現行犬貓用疫苗保護力可能不足。但專職病毒免疫學的美國責任醫師協會生醫研究員Sarah Cavanaugh博士表示,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於其「陸生動物手冊〈Terrestrial Manual〉(2013)」中已指出,現有疫苗能夠抵抗所有「第一型遺傳譜系麗莎病毒 (Lyssavirus phylogroup 1)」,包括:RABV, ABLV, BBLV, KHUV, EBLV-1, EBLV-2, ARAV, DUVV, IRKV等。而整個第一型遺傳譜系麗莎病毒 (phylogroup 1) 之間的序列差異高達30%,台灣及中國鼬獾型狂犬病毒均為典型之「第一基因型(genotype) RABV」,兩者胺基酸序列10%的差異並不「特殊」。農委會沒有向社會說明的是:在台灣的3群鼬獾狂犬病毒之間,其胺基酸序列差異就已達5%~7%!而台灣的3群鼬獾狂犬病毒及中國的鼬獾狂犬病毒,其「抗原位」都沒有改變!

Sarah博士指出,影響疫苗保護力之關鍵是病毒的「抗原位」(epitope),疫苗誘發之抗體與病毒抗原位的關係就跟鎖與鑰匙一樣,非常精準。根據農委會資料,台灣與中國甚至菲律賓鼬獾RABV差異性最大的區域是偽基因(Pseudogene) ,並非抗原位。抗原位沒有變化,與抗體(疫苗)結合的位置基本上就不會改變。換言之,全球現有狂犬病疫苗應具有效性及保護力。

二、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已不建議使用活體動物驗證疫苗效力!

即使農委會認為,因為仍有序列差異,而有必要驗證現有疫苗保護力及有效性,也不需使用活體動物試驗,以細胞中和試驗即可達到目的。Sarah指出,根據OIE「陸生動物手冊〈Terrestrial Manual〉」,測試狂犬病疫苗的效力,已不建議使用小鼠活體試驗[i]。改以為動物〈犬、貓〉施打疫苗、採其血清,並以「病毒中和試驗〈FAVN〉」或「狂犬病快速螢光抑制試驗〈RFFIT〉」,即可驗證。

農委會「鼬獾狂犬病毒」活體動物試驗,計畫至少犧牲190隻小鼠、36隻鼬獾、14隻米格魯犬。 (照片提供:PCRM ) 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有關狂犬病疫苗效力的測試,已不建議使用小鼠活體試驗 。改以為動物〈犬、貓〉施打疫苗、採其血清,並以「病毒中和試驗〈FAVN〉」或「狂犬病快速螢光抑制試驗〈RFFIT〉」等非活體試驗,即可驗證。(照片提供:PCRM )

三、計畫犧牲36隻鼬獾進行活體攻毒試驗,缺乏實驗設計依據之說明!

儘管在實驗計畫書中完全沒有提到鼬獾疫苗開發,但防檢局新聞稿卻數次強調實驗目的為開發鼬獾用疫苗。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指出,全世界僅台灣與中國出現鼬獾狂犬病毒,農委會應先驗證現有野生動物口服疫苗,如確實不具保護力,而有開發我國鼬獾狂犬病毒口服疫苗之必要時,應先提出包括:疫苗開發之耗時性、實質預算、防疫有效性、社會效益甚至我國技術之能力等報告,經完整評估後,再行提出相關鼬獾動物試驗計畫。而非僅憑防檢局之新聞稿說詞即可決定。

美國責任醫師協會研究員賴美君博士進一步強調,疫苗保護力之驗證跟疫苗適口性之評估可分別檢視。現行野生動物疫苗「有效性」須驗證,如適口性佳,則讓鼬獾服食疫苗,若適口性不佳,則以注射筒將疫苗灌入鼬獾口中,後取其血清,即可進行體外中和試驗。否則亦可嘗試不同餌料,直到找出適當餌料後,仍可以上述方式驗證疫苗有效性。而含新餌料之疫苗,根據國際規範,如要申請上市才需進行鼬獾活體攻毒試驗。否則不需要。

另一方面,農委會如想瞭解鼬獾經由唾液腺排毒、再感染犬或其他食肉目動物之能力,以為未來開發鼬獾疫苗之根據,應訂定妥善計畫,藉由各種機制,進行感染RABV鼬獾之田野觀察。如仍有防疫上之必要,則須先公布完整田野觀察紀錄後,再行提出相關鼬獾動物試驗計畫。

四、犧牲14隻米格魯做犬隻攻毒試驗,才能取得犬隻感染病毒後資訊?而目的是為拉低防疫層級?!

至於瞭解犬隻感染病毒後機轉的必要性,國內及國際專家皆強調─農委會的實驗設計與目的竟是為了釐清犬隻是否為「終宿主動物」,以及了解犬隻年齡對病毒感受力高低的影響,並無意義!

農委會口口聲聲以「防疫」為由訴求動物實驗,但專家們卻無法認同「驗證犬隻是否為『終宿主動物』及探討『幼齡因素』」與防疫有任何關連!台灣為海島,四周都是狂犬病疫區國家。根據OIE建議,世界各國通行之防疫策略都是施行並達成「全國家犬及流浪犬狗口達70%以上之疫苗施打覆蓋率」。農委會難道計畫將疫苗施打覆蓋率降低?政府如果要根據實驗所得結果改變「防疫措施」,須在實驗計畫中明確公布其評估與依據!

五、真正防疫需要的參據--田野監測資料卻不重視?

根據農委會的說法:「台灣跟中國的鼬獾狂犬病病毒株有10%的差異」、台灣鼬獾狂犬病毒「非常特殊」,強調必須透過動物實驗了解犬隻感染及發病機轉。倘若基於病毒的特殊性,了解犬隻感染的致病機轉對於「防疫措施」如此重要,那麼自疫情爆發至今,實際發生在各縣市、遭鼬獾咬傷的犬貓案例,可以說是最重要的田野監測資料!但農委會卻漠視這些田野資料、浪費無數對防疫工作珍貴無比的個案,只一心一意要進「實驗室」進行實驗?其動機與目的令人不解!

根據立法委員蕭美琴國會辦公室轉提供之農委會「疑患狂犬病或被疑患狂犬病動物咬傷之犬貓案例表」,自去(2013)年7月16日疫情爆發至今,疑患狂犬病或被疑患狂犬病動物咬傷之犬貓案例,共計45例(犬39例,貓6例)。其中有39例咬傷犬貓之「鼬獾」送檢後皆驗出為「狂犬病陽性」、6例沒有送檢。45例犬貓中,有23例被安樂死、19例返還飼主、3例自然死亡。以上全數45例在被收容、觀察期間皆不曾有過任何檢測。

家衛所甚至在「鼬獾狂犬病病毒動物試驗計畫書」中提及,上述45例案例中,唯一一例在安樂死後檢出為狂犬病「陽性」的犬隻─「小黑」,雖被「隔離留置觀察24天」,但「觀察期間未進行相關檢測,因此臨床數據不足」,因此需做動物實驗!如此重大之防疫疏失,竟成動物實驗的理由之一!

研究會表示,農委會各級單位與官員對於動物實驗目的說詞反覆,防檢局與家衛所對於實際發生在田野的「案例」卻視若無睹,不僅完全沒有以進行動物實驗的規格和準備來收集、監測各種案例。甚至以此做為執行動物實驗的理由!宛如「先射箭,再畫靶」-先決定要做動物實驗,再來討論實驗目的,而所提出的目的,又與實驗計畫書「牛頭不對馬嘴」,非常荒謬!

六、訴求開發「犬貓用疫苗」!農委會自打嘴巴!

家衛所於2013年8月16日的「2013年台灣狂犬病病毒序列分析結果」中寫道:「台灣鼬獾狂犬病毒G蛋白之抗原位II及III序列穩定,無特異性變化,顯示其『抗原性』沒有顯著變化[ii]」,卻又在12月25日實驗審查會議中聲稱「台灣因病毒之特殊性,必須開發犬貓使用之不活化疫苗,製備與目前台灣鼬獾狂犬病病毒『抗原性』最接近之本土狂犬病疫苗[iii]。」簡直是自打嘴巴!

美國責任醫師協會賴美君博士強調,疫苗開發耗錢耗時,農委會想要開發犬貓疫苗,應先針對其必要性、耗時性、實質預算、防疫有效性及社會效益等,提出完整評估。不應在拒絕公開計劃書下,僅憑家衛所一個檢驗單位於審查會議中的一張PPT簡報,就替動物實驗背書,並任意決定啟動!

農委會「鼬獾狂犬病毒」動物實驗,強調要釐清犬隻是否為「終宿主動物」,及了解犬隻「幼齡因素」對病毒感受力高低之影響,實驗計畫「牛頭不對馬嘴」! 自去(2013)年7月16日疫情爆發至今,疑患狂犬病或被疑患狂犬病 動物咬傷之犬貓案例,共計45例(犬39例,貓6例),但這些犬貓在被收容、觀察期間皆不曾有過任何檢測,甚至有23例直接被安樂死。農委會不重視珍貴的 田野監測資料,卻執意要在「實驗室」做活體動物試驗,心態可議!

七、農委會公然說謊─美國CDC並無建議農委會做動物實驗!

農委會官員還曾企圖誤導媒體,明示或暗示美國CDC專家贊成台灣做動物實驗,但根據美國責任醫師協會(PCRM)取得美國CDC專家的說法,他們已經一再向台灣政府表示「台灣並不需要做動物實驗」:

「我們跟農委會對於狗的狂犬病動物實驗有密集的討論,討論『是否要對狗攻毒』、『是否需要知道此病毒真的能對狗致死』…等等。我們沿著公共衛生的討論範疇得到答案,結論是台灣不用做這個實驗。因為台灣已經有一隻在田野感染鼬獾狂犬病病毒、且確診為陽性的狗了,所以不需要再做實驗證明感染力。證據已顯示台灣鼬獾狂犬病病毒可以感染狗。[iv]」─美國CDC及OIE參考實驗室的研究專員Dr. Cathleen Hanlon

CDC另一專家並指出,台灣如果要瞭解犬隻被感染的數量為何如此稀少,不能以動物實驗的方式來探討,而必須從生態調查,或動物行為學著手,才有實質意義。

立法委員蕭美琴強調,沒有必要做的動物實驗不應該做,不合理的動物犧牲,不論一隻狗、一隻老鼠,都不該犧牲。明(23)日將召開公聽會,以家衛所「鼬獾狂犬病病毒動物實驗」一案檢討台灣的「動物實驗管理制度」漏洞!

不論哪一種動物,一旦淪為「科學」應用,成為實驗動物,猶如進入死牢,被迫承受各種「合法」的殘酷凌虐。所謂「人道科學」(humane science)因而強調,動物實驗及其設計,應避免任何不必要的實驗,儘量以各種「非活體實驗」之替代方法取得相同的研究品質、達到相同的研究目的。

八、與「防疫」無關,更難以「學術研究」自居

    世界狂犬病毒權威、美國喬治亞大學獸醫病毒學教授傅振芳指出:農委會的動物實驗計畫不但與「防疫」無關,更難以「學術研究」自居。他在簽署反對的聯署書中指出「用狗來作狂犬病病毒研究不但沒必要,而且違反倫理。經過了數十年的研究,狂犬病病毒的感染力以及在犬隻身上的發病過程與結果,在科學界已建立完備。」



[i] Virus neutralization in mice - This method is no longer recommended by either OIE or WHO,p.13,OIE Terrestrial Manual 2013。

[ii] http://www.nvri.gov.tw/module/NewsContent/400/387.aspx?nid=iIJD2w7N5zc%3d&type=zO4l76wykT8%3d,2013年台灣狂犬病病毒序列分析結果。家衛所,2013年8月16日。

[iii] 家衛所於去(2013)年12月25日召開「實驗動物照護與使用委員會審查會議」中現場簡報資料:「鼬獾狂犬病病毒動物試驗規劃」。

[iv] We’ve had some pretty intensive exchanges with COA, should we put this in dogs, do we need to know it kills dogs, on and on and on. Along this line, the short answer is, for public health needs, you don’t. We already have a naturally infected dog with ferret-badger rabies. The fact that you don’t need to do a controlled lab experiment to show that it kills dogs. ,Dr.Cathleen Hanlon。

參考資料

《鼬獾狂犬病病毒活體動物試驗計畫真相》研究報告

《鼬獾狂犬病病毒活體動物試驗計畫真相》研究報告(附錄1-9)

附錄1:農委會「鼬獾狂犬病病毒動物試驗計畫」爭議大事記

附錄2:家衛所「鼬獾狂犬病病毒動物試驗計畫書」(立法委員蕭美琴國會辦公室 提供)

附錄3:麗莎病毒演化分析圖

附錄4:麗莎病毒 G 蛋白基因序列相似性分析

附錄5:兩百位醫師連署聲明(PCRM 提供)

附錄6:狂犬病專家傅振芳(Zhen F. Fu DVM. PhD)教授之聲明

附錄7:美國前參議員(Dennis J. Kucinich)致馬總統函

附錄8:農委會「疑患狂犬病或被疑患狂犬病動物咬傷之犬貓案例表」

附錄9:防檢局「疑患狂犬病犬、貓咬人,或被疑患狂犬病動物咬傷之犬、貓處 置之標準程序」

科學駁斥農委會即將啟動之「鼬獾狂犬病毒」活體動物試驗 示意圖

 

延伸閱讀

[ 2013/12/24 ] 引發各界爭議的「鼬獾狂犬病病毒動物試驗」將於明(25)日審核實驗計畫書草案

[ 2013/08/20 ] 動物實驗—必要之惡? 農委會狂犬病動物實驗核准依據為何? 檢視台灣動物實驗監督管理五大漏洞 杜絕浮濫之惡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