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Login
全文檢索  
更多捐款方式
信用卡線上捐款
加入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粉絲團
行動--支持「動物福利雞蛋」
尋找幸福的翅膀
台灣「奇蹟」-從生命到垃圾
採取行動
線上連署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
捐款徵信
你是時尚達人嗎?
2005動物影展-ㄊㄚ快樂所以ㄋㄧ快樂
 
 
首頁 > 議題行動 >  農場動物 > 農場動物權利與福利
 
《壞農業──廉價肉品背後的恐怖真相》推薦序 我們怎麼吃,地球就長成什麼樣子
2015/11/09 推文至Facebook 推文至Plurk 推文至Twitter

《壞農業──廉價肉品背後的恐怖真相》推薦序
我們怎麼吃,地球就長成什麼樣子


朱增宏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執行長

無論人類科技如何發達,至今我們還是要「靠天吃飯」。但是我們對於飲食總抱著「吃飯皇帝大」的 心態,想吃什麼、要吃什麼,唯我獨尊,卻沒想到這樣的吃法,不但有害健康,而且還會「吃壞地球」!

關心地球的生態學家,和關心動物福利的科學家,一直在滿足人類吃的需求,以及在環保與人道之間尋找平衡點。本書作者即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

本書的英文書名為Farmageddon,作者對一味滿足吃的需求,而採行「工廠式農牧」的生產方式大加批判,但也殷殷期盼「工廠式農牧」可以停下腳步,或是調整方向與步伐。但誰是可能的期待對象呢?誰又能促使這樣的期待成真?

作者林伯里先生任職世界關懷農業組織執行長多年,是推動歐盟廢除蛋雞「格子籠」和母豬狹欄的重要人物之一。該組織向來旗幟鮮明的反對「工廠式畜牧」,所以本書一點都沒有想要「中立客觀」。儘管 引用許多科學數據佐證,作者卻在序中特別強調:這是他們以兩年多的時間,遊歷世界各地探訪所得的「故事」,同時也是他自己的故事。

 林伯里特別邀請時任《星期日泰晤士報》的政治版主編伊莎貝爾.歐克夏共同主筆。希望透過她對政策的敏感,寫作的專業,以及應該給小孩吃些什麼的關心,吸引「主流」讀者,也就是對工廠式農牧毫無 概念或經驗,甚至對環保與動物福利也毫無興趣的讀者,讓他們也想翻閱本書。

他們共同造訪加州,坐上小型飛機俯覽盛產蔬果,同時也是「全球大型乳牛場最密集」的中央谷,竟然發現這裡看不到小鳥、蜜蜂和昆蟲。當林伯里指出這裡是某些專家所謂的「農業願景」時,歐克夏脫口而出,說這不是願景,是「農業末日」!

序言中,作者提出對工廠式農牧的四個主要質疑:
• 就糧食供給而言,會比較有效率嗎?
• 就生產效益而言,使用的土地空間,比較節省嗎?
• 動物排泄物的處理,會比較好嗎?
• 透過特殊選育與促進快速生長的生產系統,供應大量且廉價的肉品,對人類社會有什麼意義或影 響?

作者的質疑是否有效、可信,他所提出的答案,那些以實際人、事、時、地、物「現身說法」的故事(以及影像),是否具有說服力,讀者可自行判斷。不過,一位讀者對英國《每日電訊報》(Telegraph)的書評回應(註1)頗為典型,值得重視。

其指出(註2):

• 並非所有的工廠式農牧都是「壞胚子」。並非所有的農民,都致力於破壞地球,毒害他們的客戶。
• 當前世界食物的生產系統,從來不是任何有組織與計畫的「設計」(orchestrated design)。是演化而來,且在持續演化中。影響演化的因素,一是不斷成長的糧食需求,另一則是不斷進步的科學技術。
• 有機食物或是「少吃,但吃較好品質的肉」這類訴求,只是中產階級的圖騰,複雜的世界問題,不 會有簡單可行的答案。
乍看也有道理,不是嗎?

根據我在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多年實際推動友善畜牧的經驗,許多集約農牧的「老闆」,其實也是佛 心來著。投入的動機,不必然或不全然只是為了營利,而是為了食物安全。他們也願意「從善如流」,致 力減少畜牧污染,提升動物生命品質,也就是說,「友善企業農牧」所在多有。

工廠式農牧的確是演化而來,且繼續演化中。但這不代表其中沒有「看不見的手」或是「隱形的巨 人」。眾所周知,大宗物資如穀物、飼料的生產或貿易,由少數跨國企業操控。作物種子動物品系,甚至 農藥與動物用藥也是。而一般豬農的生產成本最大的比例就是飼料、醫藥與仔豬。扣除這些,他們還有多 少利潤空間可以自己掌握?

演化的又豈止是少數大企業的壟斷,工廠式農牧也讓人與土地的關係連根拔起。例如,一方面不斷「圈地」擴大飼料生產規模,另一方面則不斷壓縮動物活動空間。本書第十一章〈土地:工廠式農場如何 讓土地使用不減反增〉,細數的正是這樣的故事。

科技的底蘊仍是生命觀與價值觀。有的科技強化對農場動物的剝削,例如基改或複製。有的科技大大 改善動物的處境,例如人道屠宰、撲殺,母豬群飼系統。但是政治則永遠離不開經濟,事實上,幾乎所有「圈地」的惡行,都要靠「犧牲少數人的權益,填飽多數人的肚皮」這類的謊言來完成。

最關鍵的問題是,農業末日景象真的無法避免嗎?作者用了九成的篇幅來描述挑戰的複雜性,但對於解決方法,卻顯得非常簡單──短短的最後兩章。

「要避免農業末日其實不難,」作者說:「只要我們確認購買的產品來自真正在土地上生長的動物、優先選擇在地食材或是我們信任的零售業者、買了就吃掉以避免浪費食物,同時停止過度吃肉。」

 另外,在「解決辦法:如何阻止即將來臨的食物危機」這一章中,針對「反芻動物應該放牧或輪牧飼養,以便將人類無法食用的植物(草)轉化成可食之物(肉或奶),避免浪費穀物」,以及把魚留給人 類吃而非餵給牲畜」等建議,作者也一言以蔽之,認為「必須靠政府、消費者以及企業組織的全力配 合」,具體行動則包括:「立法、補助獎勵、購買原則、進行研究,以及諮詢建議」。

答案簡單,但落實的關鍵卻不簡單。誠如《倫敦書評(London Review of Books)所提出的問題:關鍵在於「吃多少肉算是過多?」(註3)評 論 者 畢. 威 爾 森(Bee Wilson) 甚 至 表 示, 如 果「末日之戰」(Armageddon)(註4)那麼容易避免,就不會是「末日之戰」了。

威爾森提及加拿大能源學者瓦茨拉夫.斯米爾(Vaclav Smil)在其著作《我們應該吃肉嗎?》(Should We Eat Meat?)(註5) 中,所提出的答案:我們應該吃肉,但是應該「合理肉食」(Rational Meat Eating)。全體人類應該變成「有節制的肉食者」(moderate carnivores)。儘管這位加拿大學者譴責「集約化農牧」所造成的動物福利問題,也認為少肉有益於環境保護與人類的健康,但他主張肉食減量的主要根據,卻是基於「能源效益」(註6)。而且他計算出合理的肉食量,以全球人均而言,大約是每人每年二十五到三十公斤(註7)。以台灣目前每人每年吃肉大約七十公斤而言,每人必須減少五七到六四%。換句話說,我們要推行的飲食文化,可能不是「週一無肉日」,而是「只有週一才吃肉」了!

意識型態與立論根據不同,但科學家與動保運動工作者提出的目標卻相同:促進人類「少吃肉」!

雖然食物偏好很可能是人類最具慣性的行為,但是氣候變遷、疾疫流行與自然災害,還是深深影響人類食物的生產。為了地球的整體平衡,我們每個人的食物選擇,必須多考量一點其來源或生產系統,對環境與動物福利的壓迫,以及對全體社會的健康風險。

 

推薦序  我們怎麼吃,地球就長成什麼樣子 (PDF檔下載)

-----------------------------

註1http://www.telegraph.co.uk/culture/books/bookreviews/10620308/Farmageddon-by-Philip-Lymbery-with-Isabel-Oakeshott-review.html
註2:http://www.telegraph.co.uk/culture/books/bookreviews/10620308/Farmageddon-by-Philip-Lymbery-with-Isabel-Oakeshott-review.html#disqus_thread ,David Alvis的留言,2014。
註3:Bee Wilson,http://www.lrb.co.uk/v36/n06/bee-wilson/how-much-meat-is-too-much ,2014。
註4:1999年,加拿大農民作家(Brewster Kneen)出版《末日農業 :食物與生物科技的文化》(Farmageddon: Food and the Culture of Biotechonology)一書。將生物科技企圖征服自然的「文化」視為農業面臨的生死存亡之戰(Farmageddon),並以世界末日前的善惡對決(Armgeddon)作比喻。意指:「20世紀下半頁對作物與食物的控制,演變成21世紀初,生與死兩種力量的衝突」,頁193~194。http://ramshorn.ca/sites/ramshorn.ca/files/FarmageddonWeb.pdf
註5:電子版:http://as.wiley.com/WileyCDA/WileyTitle/productCd-1118278690.html
註6:斯米爾甫於2015年6月獲得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研究獎,表彰其對石油經濟研究的貢獻。他是一位科學家,也是肉食論者,認為吃肉大大有利於人類這個「物種」的起源與發展,只是不應該浪費,而且不能吃到「危害地球」。而他對素食的主張,也是嘲諷多於同情。
註7:Smil, V., Eating meat: Constants and changes. Global Food Security,2014。

http://www.vaclavsmil.com/wp-content/uploads/Smil_2014.pdf。其實斯米爾主要是算出地球最多能夠「合理、合乎生態」生產肉類的總量:每年大約175~210百萬噸。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