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Login
全文檢索  
更多捐款方式
信用卡線上捐款
加入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粉絲團
行動--支持「動物福利雞蛋」
尋找幸福的翅膀
台灣「奇蹟」-從生命到垃圾
採取行動
線上連署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
捐款徵信
 
 
首頁 > 議題行動 >  野生動物 > 放生
 
大量、商業化放生,犧牲動物、環境,一盲引眾盲,相牽入火坑?-公布2009年台灣放生現象調查
2009/10/02 推文至Facebook 推文至Plurk 推文至Twitter

2009年台灣放生現象調查影片:觀看點1觀看點2觀看點3

身體不舒服要「放生」!婚姻不幸福也要「放生」!求家人平安發財要「放生」!要迅速累積功德以求來世福報更要「放生」!-台灣宗教組織的「放生」現象,在少數法師刻意扭曲慈悲護生原意,加以披上「贖罪」、「求功德」等外衣,已成了可以快速募款,具有「宗教市場區隔」的營利事業!其背後是一套完整的「商業供需」:為了因應放生的「市場需求」,許多動物被捕捉、繁殖,放生者、獵捕者、繁殖者及販賣業者形成「互利共生」的營利結構。帶給個體動物及生態環境的苦難、傷害難以想像!且部分宗教組織並將放生活動帶到海外,也引起國際保育組織的關注!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和國際人道協會(HSI)2日召開記者會,公布台灣放生現象的最新調查,研究會指出:小小的台灣,目前每年仍至少有750次以上、平均每天約有2.1次的「放生活動」!而這個數字尚不包括沒有公開訊息,只准內部成員參與的組織其放生的次數。調查也發現,共有7個組織會到海外放生,放生地點遍及中國、香港、美國、加拿大、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尼泊爾、印度、西藏等。(請見報告表三,P3)

值得政府注意的是「釋海濤」的「生命基金會」,光是97年就在國內放生89次、國外放生35次,合計全年放生124次。而98年1~9月在國內已放生75次、國外放生22次,總計97次,平均每月舉辦10次,可以說是「超級放生組織」。

2004年9月及11月,研究會先後完成二份針對台灣宗教團體放生活動所做的調查報告。訪查全台2007個寺廟、團體發現:實際從事放生者約483家,估計每年放生金額至少2億元,放生動物數量超過2億隻。訪查北中南三大鳥店集散區,則發現155家業者中,有將近6成專職販售各式放生物,不僅涵蓋物種繁多,更包含走私的外來物種。而放生地點遍及全台各地及海外!

為瞭解五年來在政府及民間組織的教育宣導下,放生行為是否有所改變,今年1至9月間,研究會再以當年有放生的483家寺廟或團體為基礎,加上1個後來掌握到的放生組織,合計484個單位,再度進行臺灣「放生現象」的調查。結果顯示:

1.全部484個團體中,有96個無人接聽、空號或電話有誤,共完成有效訪談388家,比例約80%。其中密宗有71家,本土佛、道教為317家。(見報告表一,P2)

2.388家中目前仍繼續放生的單位有256個,比例約66%。

3.不放生的有98個,比例約25%。

4.許久未放生,但未來不確定是否仍會放生的有34個,比例約9%。

除了釋海濤的「超級放生組織」值得政府重視外,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比較2004年及2009年調查,發現密宗組織持續放生的比例極高,在有效訪談的71個密宗團體中,僅有3個團體停止放生,其餘68個團體仍持續舉辦放生活動(見報告附錄四,P15),堅持放生比例達96%!反觀317個原從事放生的本土佛、道寺廟、團體中,則有188個團體仍堅持放生,比例為60%。(見報告表二,P3)

放生物種則與2004年的調查大致相同:鳥類(麻雀、斑鳩、黑嘴筆等),水族類(淡水養殖魚、海魚、泥鰍、土虱、鱔魚等),青蛙,烏龜,蚯蚓,蝦蟹,貝類,蜆,田螺,蟋蟀及蛇等。其中以放生「魚類」、「鳥類」最為普遍。「斑鳩、麻雀、黑嘴筆、白頭翁、綠繡眼」是最常見的放生鳥,也是鳥店推薦放生物種的「首選」。原因包括:價格便宜(麻雀平均一隻15元、綠繡眼30元、白頭翁30元、黑嘴筆15元)、生命力強、野生數量多、屬「非保育類」物種等。這些放生鳥的來源,都是從中、南部野外張網捕抓再運送到各地販售,而許多鳥店幾乎隨時都有「現貨」可供應。這些放生鳥被關在狹小、高僅15公分的木製放生籠內,從南部被送到中、北部鳥店。許多野生鳥類在被捕抓後,由於驚嚇而不吃不喝,死傷慘重。且窄小的放生籠往往囚養20多隻,較大型的斑鳩甚至無法站立、展翅,長期與糞尿共處。放生動物從被抓到被放,身心痛苦驚恐,毫無動物福利可言。

籠內的放生鳥許多早已虛弱無力,無法高飛。放生者進而拍打籠子驚嚇牠們。
許多野生鳥類在被捕抓後,由於驚嚇而不吃不喝,死傷慘重。

在這種惡劣的生存環境中,鳥類必須付出更大精力適應環境,再加上業者僅能餵食飼料,營養補充不足,往往讓牠們身體越來越虛弱,有些甚至還沒被放生就已經死亡。根據許富雄、邵廣昭(2007)<放生對鳥和鳥類生態的影響>研究報告,發現放生鳥虛弱致無法飛行的比例約0.74%至5.4%。這些鳥類失去活動能力,傷亡的機會非常高。

根據研究,放生鳥虛弱致無法飛行的比例約0.74%至5.4%。這些失去活動能力的鳥類,傷亡機會極高。

其他如野生蛇、龜等,都是原本在野外活得好好的動物,卻因為「放生需求」,導致牠們從野外被捕抓、運輸、買賣然後放生;而許多被人工繁殖的物種,如蟋蟀,一袋裝四百多隻,售價350元,也都是因為「放生需求」增加了被繁殖的量。

一位鳥店業者向調查人員表示:之前有位師父特別喜歡放台灣畫眉鳥,但畫眉較貴,一隻大約要二千元,所以如果有人要,他可以叫人特別去捕捉,但至少要給他兩週以上的「準備」時間。另一家鳥店老闆還推銷兩隻較特殊的「喜鵲」及「長尾四喜」,他說若要數量多,就要去跟別人「調貨」!他還表示:台灣原本沒有這種鳥,也是有人買去放生,所以現在員林、嘉義一帶已有很多這種鳥。也就是說:只要有市場需求,管他是不是保育類還是外來種,是否會對動物及生態造成傷害,業者根本不在意,「殺頭的生意絕對有人做」!

也有放生組織為避免爭議,改變放生物種的選擇,仿效部分地方政府單位大量「放流魚苗」。以釋海濤組織今年在新竹漁港放生為例,當天共10台專用魚車運送「50萬尾」虱目魚苗,同一時間全放到港內。而這些魚苗「都是向南部養殖業者購買,因為大量購買較便宜。」。若以每次50萬尾魚苗、97年全年在類似地點放生的次數約37次計算,估計釋海濤一年總共在台灣各地,放了1,850萬尾魚苗!已有學者指出:在放生時及放生後,容易因短期內受傷魚體大量死亡,引發局部河水、水庫的水質敗壞,影響其他水中生物。而台灣海洋大學郭金泉教授的研究更發現,將魚塭人工繁殖、基因庫狹窄同質性高的經濟魚種,大量放到野外,已造成台灣本土野生魚類的生存危機。郭教授在研究台灣黑鯛人工放流成效的可行性時發現--「台灣養殖族群與台灣野外族群的遺傳距離,遠遠大於越南野生族群與台灣野生族群的遺傳距離」。顯示養殖黑鯛與野外黑鯛族群已出現嚴重的遺傳分化現象,大量放流養殖黑鯛苗到野外,將造成養殖黑鯛與野外黑鯛種內雜交,擾亂並稀釋野生族群基因庫,甚至傳染疫病,反而危及野生族群,使得台灣野生黑鯛對環境的適應力降低,族群數量下降,甚至滅亡。郭教授提出嚴正警告「未進行遺傳評估前的盲目放流,後果堪慮。」

水利署已立牌公告鯉魚潭水庫禁止放生,違者將依水利法處罰,但放生團體無視公告,公然違法。

傷害生態,增加個體動物的犧牲:野生動物獵捕、人工飼養動物繁殖、買賣。大量化、商業化放生,不是慈悲,而是造孽。

而中研院邵廣昭、陳義雄(2006)教授研究宗教放生活動對烏溪魚類群聚所造成之影響,發現出現了屬於外來種被放生的泥鰍、大鱗副泥鰍及圈養的白鰻;且因放生活動大量加入外來生物,破壞河川原生魚種的生態平衡。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與國際人道協會表示:在放生行為的調查裡,一再看到、聽到參與民眾對於動物個體生命的關懷之情。動保團體由衷敬佩這種對每一動物個體生命的關懷與敬重,但正是基於這樣的體會和理解,因此更痛切的籲請「主持、領導」佛教寺廟或團體的法師和居士們,小心佛教警語所提醒的,不要「一盲引眾盲,相牽入火坑」!兩組織表示:可以推廣、實踐「慈悲護生」的方式很多,比如積極投入某條河川的保育,宣導教育群眾素食或少吃肉等,都是可以積極護養眾生的方法。而「大量化、商業化」的「買物放生」,不僅傷害生態,更增加野生動物被獵捕、人工飼養動物的繁殖及買賣等無數個體動物的犧牲。

而台灣現行法律中,對「放生行為」的規範處於模糊地帶,沒有足以訂立明確管理機制、追究責任歸屬的法源依據;而立法規範「商業化放生」,並不妨礙宗教自由。因此中央保育主管機關,應該積極推動立法,管理「商業化、大量化」的動物放生。此外,目前鳥店販售各式野生鳥氾濫,只要有錢幾乎沒有買不到的鳥種。政府應積極作為,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徹底清查違法獵捕一般野生動物者,並一一清查全台鳥店的營業證照,及是否依據「營利性野生動物飼養繁殖管理辦法」定期申報繁殖種類、數量,從源頭控制放生所帶來的危害。

2009年台灣放生現象調查報告

2009年台灣放生現象調查影片:觀看點1觀看點2

◆2004/11/02:先抓我囚禁,再買我放生,是功德還是造孽?保育團體公布「放生鳥」捕抓、買賣真相

◆2004/09/17:放下殘酷的慈悲,拒絕商業化放生-保育團體發表全台宗教團體放生現象調查報告,呼籲修法管理商業化放生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