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Login
全文檢索  
更多捐款方式
信用卡線上捐款
加入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粉絲團
行動--支持「動物福利雞蛋」
尋找幸福的翅膀
台灣「奇蹟」-從生命到垃圾
採取行動
線上連署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
捐款徵信
 
 
首頁 > 議題行動 >  野生動物 > 放生
 
放下殘酷的慈悲 拒絕商業化放生-保育團體發表全台宗教團體放生現象調查報告,呼籲修法管理商業化放生
2004/09/17 推文至Facebook 推文至Plurk 推文至Twitter

台灣人放生、棄養各種動物,造成外來種入侵、食物鏈遭破壞、雜交種產生、基因及生物相改變,人為加速動物非自然散佈…等等問題,嚴重衝擊台灣生態環境!日前中研院多位學者便嚴重提出警告,台灣外來種生物入侵的問題,其嚴重程度已必須被當作生物戰來應對!

一隻烏龜被放生者丟入淡水河口!

各種種類的烏龜一直是熱門的放生物種,放生者相信--放生烏龜可以求得長壽!

而全台宗教團體商業化的「放生」活動到底有多嚴重?民眾種種不當「釋放」各種動物,其對生態環境及動物生命權益所造成的傷害又有多少!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與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今日召開記者會,公佈自92年3月至93年8月,長達一年半的<全台宗教團體放生現象調查報告>及紀錄影片,該報告共計訪查全台2,544個包括佛教、道教、密教及各地念佛會等寺廟或團體。

根據報告,訪查的2,544個宗教團體中,有效訪談數為2,007個,而實際從事放生的團體為483個,約佔四分之一。未從事放生的團體有1,524個,佔76%,顯示大多數的宗教團體並未從事放生。但由於仍有將近四分之一的團體不斷的、大量的放生,其情況與影響相當嚴重。

訪查報告指出,將近500家寺廟定期或不定期的放生地點可說遍及全台灣,包括山林、河川溪流、湖泊、海岸、沿海、港邊、水庫、高爾夫球場、公園等,而許多團體更是放到了「海外」!放生物種種類之多更是驚人,鳥類(黑嘴筆、麻雀、班鳩、綠繡眼、白頭翁、鴕鳥、藍腹鷴、帝雉、竹雞、白文鳥等);魚類(泥鰍、草魚、鱔魚、鰻魚、鯊魚、河豚、熱帶魚、鯽魚、錦鯉、魚苗、曲腰魚、鯉魚、虱目魚、鯰魚、烏鰡、石鱘、烏魚、土虱、吳郭魚、石斑、鯛魚、關刀、紅目鰱、海龍、錢鰻等);蝦蟹類(螃蟹、沙蝦、龍蝦、紅蟳、花蟹、寄居蟹、白蝦等);貝類(九孔、蛤蜊、鐘螺、田螺、台灣蜆等)、爬蟲類(烏龜、蛇、海龜、鱉等);兩棲類(青蛙、蟾蜍);甚至還有昆蟲類的蟋蟀;棘皮動物海膽;環節動物蚯蚓;軟體動物章魚;哺乳動物牛、梅花鹿、水鹿、兔子;禽鳥類雞、鴨、鵝、孔雀、鴕鳥,乃至靈長類的猴子等等。

被繁殖或被捕捉的各式放生鳥,整卡車停在楠梓仙溪溪畔,即將要被「放生」。在一抓一放間,常造成許多動物的傷亡!

許多養殖魚類,常不分淡水或鹹水養殖,通通被倒入海中!

而放生數量,基本上是大型動物以隻計,禽鳥類以「籠」計,而水族動物則是「稱斤論兩」難以計數。放生的金額,由於絕大多數寺廟不願對外公開,總額難以精確估計。不過,根據訪查報告,以南投縣一間寺廟為例,其平均每月放生金額高達百萬以上。而以「護生」為名、活動範圍遍及全台(及海外)的一個佛教團體,其92年5至7月的「放生統計」是:各種魚類13,861,073尾/金額11,285,156元、各種鳥類15,215隻/金額516,020元、其他物種599,987隻/金額2,512,553元,總計其在三個月內放生14,476,275個生命體,金額為14,313,729元。因此,保守估計,全台寺廟每年放生金額至少在2億元以上,而各種動物則超過2億隻!

關於放生活動的頻率,最高者是週一到週五每天都放,有的一週一次,有的一月一次,或是集中在農曆七月份大量的放,也有寺廟完全以佛菩薩的誕辰或紀念日為準從事放生。而佛菩薩的紀念日,從1月到12月都有,其中以釋迦牟尼佛出家紀念日、觀音菩薩聖誕、釋迦牟尼佛聖誕、觀音菩薩成道紀念日,以及地藏王菩薩聖誕等最為熱門。  

報告中更詳細整理從事放生活動者所強調的「放生動機」及「所認定的效益」與「感應事蹟」。許多放生團體在「鼓勵」民眾從事放生時,往往強調「功德」與「消除業障」,甚至不斷強調「神蹟」、「奇效」。例如北部某放生團體就表示:「放生功德很大,但放生金額最好不要太少,錢多一點『會比較有效』,像之前有一位民眾是『躺著』(意指重病在床)一起出去放生,放生完後就『站著』回來了,因為他放的金額很大,立刻就有了效果。」

許多大型的放生活動,儼然成了另一種郊遊聯誼。

保育團體指出,「集團化、商業化、大量化」的放生活動,對減少「肉食者」的影響效果有限,市場上供應宰殺的動物物種和數量不會因「放生」而減少,反而因為放生行為,而增加了動物的犧牲--包括因為放生而直接從野外獵捕、對生態平衡的破壞;因為放生而增加飼養繁殖的數量;動物在運輸、搬運途中常造成緊迫與傷亡的痛苦…等等。

事實上,備受佛教界尊崇的印順導師就曾在其著作中要求--善心的佛弟子,少為自己的功德打算,多為無辜的放生物想想,並且強調「佛法不只是信仰,不要專為自己著想,迷迷糊糊的造罪業」,呼籲:「以放生為事業的法師、居士們!慈悲慈悲別放生!」

值得欣喜的是,雖然有將近四分之一的寺廟從事放生,但是反對放生的寺廟也不少,這些寺廟大都直接投入推廣素食、環保或野生動物棲息地保育的工作,反而比放生更能達到減少動物殺戮的目的。

石門水庫是放生的熱門地點,大量生物突然被移入,生物與環境各自吃不消!

放生集團在石門水庫大壩前放生

保育團體指出,廣義的放生包括「集團化、商業化、大量化」的放生、「個人棄養」、「復育放流」以及「動物的急難救助」。而其中只有「動物的急難救助」較符合佛教放生原義,表現不忍動物遭受殘殺危難的悲心。從法律面上,由於「集團化、商業化、大量化」的放生,實務上尚難認定行為人與所放動物具有「飼養或管領關係」,因此較難視同「個人棄養」或「非法釋放」,而受現行動物保護法與野生動物保育法規範。因此,保育界呼籲宗教團體「放下殘酷的慈悲」,別再從事錯誤的放生。而生態保育與動物保護主管機關則應主動推動修法,保育團體並提供兩個方案可供考量:

其一是「準用」的方式。也就是說,在動保法不得棄養規定及野保法不得非法釋放規定之後,修法加入例如「前項規定於放生行為準用之,但基於野生動物急難救助而適當者或基於學術目的而復育放流者,不在此限。」如果採此一方案,在規範上的意義就是透過立法強化放生行為與其前置的飼養或管領關係的連結,透過立法者的宣示,將現行關於棄養及非法釋放的規定準用到放生。如此一來,禁絕違法放生的執法手段依舊是取締,而取締責任仍然歸屬於動保法及野保法的主管機關。

另一方案則是修法加入「程序審查」。也就是說,不論概念上放生是否為棄養、非法釋放,只要實際行為或是名目上可稱為「放生」,就要事前經過特定委員會的審查。審查的委員會可以是動物保護委員會與野生動物保育諮詢委員會的結合,而審查的範圍則包括許可要件、物種來源、生態影響評估、動物福利等等與動物保護、生態保育有關之事項。如果採此一方案,在規範上的意義就不再是透過現行法管制放生行為,而是另立一程序審查作為行為前的把關。而前述為野生動物緊急避難可透過立法技術以個案排除審查,學術復育放流則同樣可以透過審查程序而決定准許與否。如此一來,禁絕違法放生的手段即轉變為前置程序管制,並附帶將未申請審查的放生行為課予罰則。

<報告下載>     版權所有,若需使用請聯絡本會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