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Login
全文檢索  
更多捐款方式
信用卡線上捐款
加入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粉絲團
行動--支持「動物福利雞蛋」
尋找幸福的翅膀
台灣「奇蹟」-從生命到垃圾
採取行動
線上連署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
捐款徵信
 
 
首頁 > 議題行動 >  野生動物 > 放生
 
先抓我囚禁,再買我放生,是功德還是造孽?保育團體公布「放生鳥」捕抓、買賣真相
2004/11/02 推文至Facebook 推文至Plurk 推文至Twitter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日前曾召開記者會公布<台灣宗教團體放生現象調查>,11月2日兩個保育團體聯合台北市野鳥學會再度召開記者會公布台灣宗教組織變相「放生」行為下,大量預訂、購買各式「放生鳥」,造成野外野生鳥族們,因商業利益,群體被捕捉、裝箱、運送到鳥店,再讓放生者因自我「消災」、「積功德」等心態,而買去放生的調查真相!且除了捕抓野外野鳥供人放生這種「無本」生意外,鳥店並進口、繁殖各式外來種鳥類供人放生,且不少鳥類來自東南亞、中國大陸等禽流感疫區,完全不顧外來種對生態環境造成的衝擊!

「放生鳥」商業化、大量化的明証:規格化的包裝、固定貨源、大盤收購並販運各地、各地鳥店屯積存貨、所需數量超過存貨同業間還可「調貨」、量多還可事先預定等等。 

宗教組織「預訂」鳥貨,鳥店再向抓鳥人「預訂」!鼓吹放生的宗教團體或是人物,如果還強調不會助長「捕捉」,實已涉及欺騙信徒和斂財!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根據電話簿及網路搜尋所得名單,訪查設立於台北縣市、台中縣市、及高雄縣市之鳥店,合計訪查155家,其中有63家供應販售各式放生物,約佔有效訪查家數的59%。顯示台灣北中南三地有近6成鳥店業者,是佛教寺廟或團體「商業化」放生,以及境內和境外外來種動物危害生態環境的共犯結構。

訪查發現,北中南三地鳥店所販賣的「放生物」雖以鳥類為主,但也不乏其他物種。其中鳥類就有35種之多,外來種不在少數,但以價格較為「低廉」、且系本土捕抓而得的「斑鳩、白頭翁、黑嘴筆、綠繡眼、麻雀、斑文鳥、鴿子」等鳥類為大宗。更驚人的是,鳥店在推銷「放生物」時,並不諱言其來源為「野外捕捉」或是「進口的外來種」。顯示台灣鳥店業者營利第一,嚴重缺乏動物保護與生態保育觀念。

訪查報告指出,鳥店業者一般都會在店內維持上百到上千隻的「放生鳥」,隨時供應放生需求。但如果所需數量超過「庫存量」,就都必須預訂,以便通知抓鳥人趕快抓鳥「補貨」!被指名常向業者「預定」放生物的佛教團體和人物之一是「釋海濤」主持的「中華護生協會」。

幾乎所有販賣「放生鳥」或其他放生動物的業者都不諱言,「放生者」、「抓鳥人」,以及「鳥店」已經形成「互利共生」的食物鏈或營利結構,其「循環模式」為:

  放生團體「訂貨」→捕抓者捕捉野鳥→收集處(大盤商)→大型鳥店(中盤商)→小型鳥店→放生者→放到野外→再度被捕捉

抓鳥人張網抓鳥,再供應放生團體「放生」,過程中死傷無數!這樣的放生,不僅沒有「功德」,而且是「造孽」、「送死」!

業者更不諱言的說,捕抓、裝箱、運送的過程中,鳥的死傷往往不計其數!雖然如此,業者還是會勸要放生的民眾說--「你放有你放的功德,鳥被抓或死亡,都是牠的業障! 」

雖有部份業者表示,抓鳥人及鳥店都有共識,在野鳥繁殖期不抓鳥,但訪查發現,大部分店家根本沒有遵守這所謂的共識,這家不賣別家會賣,無論任何時候,放生者絕對不怕買不到放生物。且只要放生者出得起錢,鳥店還會大肆推銷各種價格較高的鳥,如帝雉、雲雀、進口大型鸚鵡等,且一些已被列為保育類的鳥,如帝雉、畫眉、相思鳥等,也能輕易的購買到。許多鸚鵡,業者還強調是進口的外來種,讓牠們去外面繁殖也很好,再三保證「放了絕無問題」!

至於抓鳥人抓鳥的地點,多數業者都說是在南部,包括稻田、果園、山上、平原、公園等地都有人在抓。隨著稻作收割的時間,抓鳥的地點也愈往北部,也就是說若現在南部在收割,就都在南部抓鳥,接下來收割期往中部、北部移,抓鳥的地點也跟著北移。稻田不是收割期時,就在果園抓,最常抓到的鳥是綠繡眼。也有人強調會在養雞場抓鳥,因為鳥會去偷吃雞的飼料。

各種放生鳥的價格,以台灣各地捕捉而來的麻雀最便宜,10塊錢就可以買一隻,相當程度滿足放生團體購買放生鳥「便宜又大量」的需求,買多還可「殺價」。較貴的放生鳥,例如大陸畫眉一隻1,500元,雲雀要價1-6,000元,人工繁殖的帝雉則喊到7,000元一對。

野鳥被抓後,先被「集中管理」-- 開始面對另一段充滿緊迫和死亡的險難歷程!

而業者口中所謂「便宜的放生鳥種」,包括:綠繡眼、白頭翁、黑嘴筆和麻雀等。因為放生團體採買的量都很大,才會間接促成大量的抓。尤其黑嘴筆和麻雀,因為沒有人會買來當寵物養,因此牠們被抓完全是為了供應人放生!而除了抓鳥人在捕抓過程,常造成野鳥的死亡外,許多業者還透露,野鳥被抓後,死亡率也很高。麻雀、綠繡眼及黑嘴筆是業者口中,在運輸和庫存時,「死亡率」較高的鳥種,因為麻雀野性高,且易受驚嚇,會在籠內拼命衝撞,而綠繡眼和黑嘴筆覓食以水果、雜草籽、昆蟲等為主,被抓以後很難立刻改飼料,常是造成牠們死亡的原因。

有些鳥店還賣「放生蛇」,業者表示,普通的雜蛇或是進口的觀賞蛇都有,大小隻都可提供。還強調,蛇野放後的存活率很高。業者說,可提供的蛇「都是進口的」,或較特殊的蛇,並不斷強調「放了不會有什麼外來種的問題,也不太會破壞生態,因為牠們繁殖的速度不快,因此不會威脅本土生物」。

訪查也發現有少數業者反對放生,指出:「放生信徒買到一隻放生物,可能需要付出『死十隻以上』的代價。那些抓鳥人在山上、田邊張網抓鳥,每次抓到的數量大概會死掉一半,因為他們不會每天去收網,更不可能去餵食,鳥陷在網子裡,一掙扎就死了,也有餓死、晒死的」;「放生團體不知道什麼鳥適合什麼環境,亂放的結果,不適應環境也會死」;「為了你要放生,已經先死掉一大堆鳥了。鸚鵡更不可能放生,根本通通活不了。」

有人要放生,就有人抓鳥供人放生,圖為南部抓鳥業者於林中張網捕抓「斑鳩」。這種先抓鳥囚禁,再買鳥放生的行為,是功德還是造孽!

保育團體強調,「集團化、商業化、大量化」的放生行為,明顯已違反佛教「慈悲護生」的本懷,也顯示其早已變質為「營利」事業,當宗教組織或其主事法師不斷以「慈悲護生」為名鼓吹信眾捐款,然後大量訂購各種動物放生時,背後已形成「供需併聯」的龐大「商機」,而此種商業結構,卻建立在增加動物犧牲--包括因為放生而直接從野外獵捕、對生態平衡的破壞;因為放生而增加飼養繁殖的數量;動物在運輸、搬運途中造成緊迫與傷亡的痛苦…等等。更是助長外來種破壞台灣生態與生物多樣性的「共犯」!。

對於部分宗教人士以「危害動物與生態環境」營利,卻以「慈悲護生」為名,躲在「信仰自由」保護傘下的扭曲現象,保育團體再次呼籲政府各部會重視,除應積極宣導國人建立正確護生和生態保育知識外,並呼籲召開「如何修改動物保護法及野生動物保育法以規範放生行為」聽證會,聽取各方意見,推動禁止或管制不當放生行為。


<報告下載>      版權所有,  若需使用請聯絡本會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