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Login
全文檢索  
更多捐款方式
信用卡線上捐款
加入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粉絲團
行動--支持「動物福利雞蛋」
尋找幸福的翅膀
台灣「奇蹟」-從生命到垃圾
採取行動
線上連署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
捐款徵信
你是時尚達人嗎?
2005動物影展-ㄊㄚ快樂所以ㄋㄧ快樂
 
 
首頁 > 議題行動 >  野生動物 > 熊要自由
 
「熊要自由」亞洲跨國際組織在台召開「一人一信,救熊行動」
2001/11/21 推文至Facebook 推文至Plurk 推文至Twitter

- 熊要自由 -
亞洲跨國際組織在台召開「救熊行動」記者會
呼籲亞洲地區人民切勿購買熊膽等野生動物產製品
共同解救上萬隻被囚禁在中國大陸,日以繼夜被抽取膽汁的熊

  為了呼籲亞洲地區人民,停止使用熊膽等野生動物產製品,以解救上萬頭目前被囚禁在中國大陸各地熊場,日以繼夜的被以管子插進膽囊,或被迫穿著「鐵衣」等各種殘忍方式,抽取體內膽汁的亞洲黑熊、棕熊及馬來熊。

  國際間,包括韓國環境運動聯盟(KFEM)、韓國環境正義公民行動聯盟(CMEJ)、日本野生動物保育協會(JWCS)、泰國動物保護協會(Thai-SPA)、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SPA),國內有國際珍古德教育及保育協會、人本教育基金會、全國教師會生態教育委員會、動物社會研究會等跨國際組織,11月19日上午共同召開「熊要自由--一人一信,救熊行動記者會」,公佈一份由國際動保組織於2000年最新完成的,針對全中國大陸熊場的調查報告及錄影帶,揭開中國大陸「囚禁熊隻以抽取膽汁」殘酷產業的真相。國際團體並發起「一人一信,寫信給江澤民,呼籲中國大陸政府停止境內『囚禁熊隻抽取膽汁』的救熊行動,並共同呼籲亞洲地區人民,切勿購買使用野生動物的產製品,以免成為幫兇。

  在國際間發起「全球救熊運動」的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SPA)亞洲地區負責人pei-feng Su表示:全球熊類共有八個物種,其中六類都為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於中國大陸及其邊陲交接國家中的亞洲黑熊、馬來熊及棕熊都是CITES(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名錄一的保護物種。自1984年起,中國大陸開始出現人工養殖熊場,數千頭熊自野外被捕捉,且終其一生被囚禁在一方令其無法轉身的鐵銹牢籠,日以繼夜的被以管子插進膽囊,或被迫穿著「鐵衣」等各種殘忍的方式,抽取體內的膽汁,因此稱為「囚熊抽膽」。此一殘忍不人道的產業,自1991年起陸續有西方保育學者和動物保護團體將調查真相公諸於世,因而震驚世界。1999至2000年間,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SPA)再度對中國大陸熊場展開廣泛訪查,於調查中發現:熊膽產製品被大量商業化,過度生產和廣告刺激所創造出的「非必要性需求」,早已遠超過中醫醫藥的範疇,其中甚至還有所謂熊膽茶,熊膽洗髮精、熊膽酒、熊膽眼藥水,乃至各種熊膽膏藥。。

  中國政府、養殖熊場、以及包括台灣在內的各地藥商都一再聲稱:使用熊膽製品屬於傳統醫療文化。而事實上,許多中醫師都一再指出:「熊膽」並非絕對必要的藥方,同樣具備消炎、解熱、清毒的藥方,不論草藥或西藥,都已有足夠的研究與文獻可證明「替代功效」。許多中醫生也都表示:至少有七十五種以上的中草藥可以替代熊膽汁的使用。同時,也有愈來愈多中醫師表示他們現在會因為關懷動物的苦難,而以具有相同功效的中草藥來代替熊膽汁。

  根據資料顯示,1998年時,中國大陸境內共有247個熊場,總計飼養將近10,000頭熊。在熊場中,野生動物的自然行為表現,完全受到改變與漠視,包括:不允許熊有冬眠的行為,以維持一年四季都可以抽取膽汁。

  由於熊類受CITES保護,出口行為違反CITES相關規定,也違反中國大陸的法律,而中國政府也總是信誓旦旦的宣稱:他們沒有外銷熊膽製品或是含有熊膽成份的產品,熊膽製品絕對不可能流出國境。但事實上,根據WSPA的調查,很多國家都可看到來自中國大陸的熊膽製品。熊場也對WSPA的訪查人員表示,他們確實會將熊膽銷往日本、菲律賓、韓國、香港、台灣、新加坡等地的中藥商。在美國、澳洲、加拿大和英國也發現這些熊膽製品。

  市場(對熊膽汁產製品)的需求增加,使得利潤的潛力增加,結果造成熊場對熊的需求增加。一部份熊的需求透過人工繁殖方式取得,另一部份則自野外獵捕活熊,因此對野外族群的數量持續造成嚴重的衝擊。

  熊場工業不僅刺激了中國的盜獵,全球熊類族群數量也遭到威脅。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組織(CITES)野生動植物貿易調查委員會(TRAFFIC)年報中就指出:「以低價廣泛取得熊膽恐怕不僅會刺激人工飼養的熊膽需求,也會刺激野生熊膽的需求。」在北美、亞洲或甚至是南美洲都有證據顯示,為了將熊膽銷往亞洲藥品市場,有許多熊因此被殺。如同IUCN的熊類專家Christopher Servheen所說,這些案例顯示:「不斷增加的商業需求(熊膽)將會增加潛在利益,而造成熊場對熊隻更多的利用。而這樣的增加某部份可能來自人工繁殖,有些則必須靠捕捉野生熊來滿足需求。總而言之,熊場將可能增加,持續來自野生熊類的產品也會合法,因此就會對牠們的族群數量造成負面衝擊。」

  由於所有中國的熊類都是CITES附錄一的瀕絕物種,因此任何中國大陸地區以外的銷售都違反CITES和中國的法律,中國宣稱他們沒有外銷熊膽製品或是含有熊膽成份的產品。但事實上,這些產品在許多國家都有販賣。例如日本、菲律賓、韓國、香港、台灣和新加坡,而美國、澳洲、加拿大和英國等地也都可以發現熊膽製品。

  熊膽產品銷售到中國大陸以外地區,已經不只是透過個人的攜帶,而是有中間商定期走私進入亞洲地區。1998年七月,就有一藥商從大陸地區「進口」熊膽仁十三塊(重約二十五點五公斤),夾藏於以「金漢行有限公司」名義自香港報運進口中藥材的貨櫃中輸入台灣地區。在台灣北部最大的藥材銷售市場--台北市迪化街內,訪查人員隨機訪問了十家藥店,就有七家表示有販售熊膽粉,其中二家並表示有販售整顆的熊膽。而在美國及加拿大的中國城內,訪查人員共訪查了六十五家藥材店,竟有高達五十一家的藥店,店內都有販售熊膽及膽汁的產製品,而有販售整顆熊膽的藥店有八家。菲律賓馬尼拉,多數中藥店亦都有販賣中國熊膽產品,在隨機訪查十一家中藥店中,就有九家販賣熊膽粉。這些都必須依靠定期進口來供應。另外,南韓海關在1998年亦曾沒收106公斤的熊膽粉。

  人工飼養野生動物的問題本質,其實就在於商業化。中國的熊場工業已造成近萬頭熊隻極盡的痛苦,並帶給野生熊隻遭獵殺的嚴重威脅;而讓人更為憂心的是:由於熊膽製品生產過剩,中國政府和熊場下一步極可能會在CITES爭取開放中國熊場產製品的國際貿易。以人工飼養繁殖方式,來供應在CITES附錄一中規定保護的瀕臨絕種野生動物物種及其產製品的全球市場,是一種不應該被鼓勵和核准的方式。反之,應該支持發展相關替代品的研究和使用。

  共同推動「熊要自由運動」的世界各地動物保護組織及保育團體,除了要求CITES會員國考量WSPA這次的調查和發現結果,拒絕任何有關中國熊膽及相關產製品的國際貿易申請外,也致力於要求各國政府應盡力禁止國內熊製品或衍生產品的銷售,並希望各國政府能積極推動民眾教育,減少對野生動物產製品的利用。

  目前世界各地參與「全球救熊」運動的國際團體,在歐美已遍佈十三個國家,共有超過上百萬封的信函寄到中國大陸國家主席辦公室,要求中國大陸終止此一殘忍的產業。

亞洲地區參與「全球救熊」運動的團體如下:Korea Animal League (KAL)韓國動物連線、Korean Federation for Environmental Movement (KFEM)韓國環境行動聯盟、Japan 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 (JWCS)日本野生動物保育協會、Singapore Animal Protection Action (SAPA)新加坡動物保護行動、Singapore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Animals (SSPCA)新加坡防止虐待動物協會、Thai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Animals (Thai SPA)泰國動物保護協會 、Visakha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Animals (VSPCA)印度防止虐待動物協會、World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Animals (WSPA)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

「中國熊場真相」報告 

進一步資料請參考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SPA)

 回上一頁